意洲.dumpling

眉间的一吻,雪融了。

非分之想

【道长的思春日常】

案台上是那卷卷经书,月色入户,我抬首入眼便是一坛玉酿好酒。执笔欲写封家书,点墨深思,久久未落。

那眉眼净是澄澈的人儿,眼底里的游龙是瞧得到的。今夜静,我耳根子应是清净,不思,不乱,不念。寒梢歇息的鸦,湖里倒映的鹤,随风猎猎的衣袍,五岳为倾,快雪时晴,松上雪,月下泉,剑穗,齐肩,撕吻……

.

收。

.

“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”

.

断青丝,斩情丝。黑子白子凑成“舍”字。终是取舍不得,缠绵不休。

修道之人,这酒沾不得半点。酒伤身伤神,实在是有弊无利。再者,这酒满是红尘的烟火气。非吾之所有。我本不该有这非分之想。

.

酩酊,思君,染墨,神碎。

....

4 44

雪(一)


难得发文,很早就写了。

应该不久后会有肉可以看,大概是我下一次更新

他说华山人极少醉酒,寒雪冻人,需那烫酒暖身。
武当人碰不得酒,特别是年轻这一辈,醉态不雅,失了礼。

我颇喜同他酒后论道,论那歪门邪道。要借着酒意耍性子,借着酒意胡说八道,诉衷肠诉那肉麻至极的情话,不必碍于情面,不必碍于修道。

酒后吐真言,仙也不例外。

“我心悦你。”

我是乘那酩酊时吐露出的,他说“我知,我知。”
不够。他一人知怎么够,是全天下的人知,知他的眉眼,知他的剑上寒光,知他的一吻是春。

雪都融了。

捻指十载,长白山的雪染白我青丝缕缕。
两壶女儿红,醉了我十几年自在。
幸是这长白山像极了华山,满山遍野的霜结了不知...

15

醉剑(一)

听说这是某海晏河清道长和他情缘的小本本故事】

本道长随心所欲的段子


他衣是上乘的白狐绒,飞雪是这华山的常景,融进了烈阳,融进了发丝。
华山的盛时,凌厉剑气都敲打在厚厚的寒冰上,兵刃相交哐当回荡在龙渊,化作那山河的龙啸,风雪都得退让三分。烈酒浇寒铁,剑被烧得烫。山呼海啸里,怕是会醉死在那剑意里。


岁月成了他最想消磨的物什。懵懂人间,见的大抵就是武当的月下松,山上鹤,哪瞧过这华山的纷飞白雪。随长辈念心决,调息,汇气,生慧,唤鹤而起,他眼底是遏制的欢悦,收心凝神,却是憋不住满溢好奇,目光不经意往那山谷里望去,白茫茫一场空,偏有几朵梅点缀。

“师弟。华山那里头冷。你先去那快雪堂里头坐坐。记住...

15
 

© 意洲.dumpl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